38936073_1318793091585302_8864396982332948480_n

 

 

   

你怎能不愛學生

去年八月,太陽花圍棋班開課時突然湧進十六位小朋友。第一堂課我還在白板上忙著擺設

教學器具時; 突然,有位高大的小男生叫著「老師」,隨即站起來,我回頭一看隨口問他

:「什麼事?」

他接著說:「老師,我要和廖珞寧一起坐。」

「廖……廖珞寧。誰是廖珞寧?」 我疑問著。

小男生用手指指向一位戴著口罩的小女生。

「為甚麼?」我問著。

小男生此時便慷慨激昂地說: 「因為我喜歡她」。

「啥?」我一時語塞不知如何接話。

「所以你現在要把她娶回家,你要帶她去逛街、買東西、看電影,是這樣嗎?」

只見他一臉矇住的樣,無言以對。 「請坐下。」我說。 就這樣拉開那學期的序幕。雖然是

唐突、大膽、直接;但是,你怎能不愛他們的這份無暇純真呢?也因為這樣,我首先認識了

廖珞寧與陳宏福。

 

珞寧在人際關係上是比較慢熟的小女生,整整一個多月她總是戴著口罩上課;偏偏宏福在每

次的下棋時間總是指定要和珞寧對弈,這就引起我好奇,到底她是長得如何的天仙玉女讓

陳宏福如此為之瘋狂呢? 所以,有次上課時我便對她說:

「珞寧,妳為甚麼都戴著口罩呢?」 她不說話。

「妳要不要拿下口罩呢?因為老師到現在還不知妳長怎樣。」 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直接將

口罩脫下。

「噢!原來長得這麼漂亮啊!難怪陳宏福那麼喜歡妳喔!」

而就在那時,我知道自己犯病了;攝護腺長了一顆很大的東西,恐慌、憂慮、不安滾滾席捲

而來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如果學生長大一點便會發現我那時是很少有笑容,但是仍會講一些

笑話讓學生笑得人仰馬翻。

 

選在寒假時動刀切除攝護腺腫大,直到今年二月開學時才重拾以往的笑容,這其中內心的煎

熬、轉,實無法與外人道啊!但這學期圍棋班卻湧入二十個小朋友。 在上課之前我習慣坐

在二樓沙發上等學生下課,站在走廊上學生開始叫著「蔡蔡老師」聲此起彼落。尤其是珞寧

會習慣性展露燦美的笑容,踩著小碎步到我面前揮舞著她的左手;如果我沒看見她還會特意

跑到我眼前揮手,直到我回應為止。啊!你怎能不愛學士呢?

 

七月中旬大班生畢業了,也陸續離開了。剩下珞寧和恩齊,但是恩齊怎麼下都下不贏珞寧;

這時中班生哲琨開始竄起,人小志氣高,一直嚷嚷著要挑戰珞寧,但是可以明顯看出珞寧是

非常不喜歡他的。 距離8/5比賽前的最後一堂課,珞寧一進教室就對著我提說:

「蔡蔡老師,我不想和哲焜下棋。」

「好。」我勉為其難地點頭著。

但是,恩齊又三兩下被她解決了,基於比賽需要強勁對手磨練,於是:

「哲琨,你過來和珞寧下棋。」

只見珞寧鐵青著臉下棋,而且,這盤棋她輸了。這一點我內心是有極大的愧疚,「大人說話

算話」,我確實給孩子樹立了壞榜樣。但是,比賽就該有強勁的對手來磨練,和棋力弱的

練棋是無濟於事的。 這張照片是8/5桃園市長盃珞寧拿下幼兒園十三路棋殿軍,哲琨只拿三

勝,終於彌補上回比賽該勝未勝的窘況。

 

8/6日回學校上課,珞寧已不在太陽花了,大班生徹底離開了。坐在二樓的沙發上已不見往

的燦美笑容了,那時心裡隱隱約約有股悵然若失的感覺油然而生。 我是不是老了,開始

「惜情」了呢? 年輕時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,到了現在,開始帶走一片烏雲了。

 

太陽花這班學生是能聽懂我的笑話班級之一,往往我的笑話會讓他們哄堂大笑,笑得人仰

馬翻。但是,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,我知道,當鳳凰樹花開了,也該是與你們道別的時候

了。

 

謝謝您們!謝謝您們與我相處的一年之中留下珍貴一頁。 我知道,我們不會再見,多年後

「蔡蔡老師」也將會淡出您們的記憶,甚至消失。但是,我很難忘記在那段犯病無助的

時間裡,您們的笑曾給予我莫大的激勵,激勵著我勇敢向前行去。以及在那寒冽的冷天裡

,您們的笑曾熨燙過我受冷的身軀。

啊!你怎能不愛學生呢?

 

 

 

十年風2018/8/11新豐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年風 的頭像
十年風

十年風

十年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