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花苞

 等花開
    
等花開
背着一條惡水嚴陣以待。
只此一手了,
時間也不許來勸和。
我不是屠夫,成不成佛與我無關。
我不是刺客,不必為我鑄劍。
但我也不是風雲,請別接風。
說到底
我是看破紅塵看不破妳的法外貧僧。
良辰剃度後,
遲暮是唯一的頭寸了。
而若痴心已難救贖,
有生之年
我將來妳樹前跏跌而坐
把心盤成金剛。
於是,曾擲地有聲的光陰
我以妳的名串成念珠;
風雨個個撥退,
步步進逼妳花期。
啊!我或將是被放逐於四季之外
情深無着處的棄子,
等花開
宛若在無底深淵想晨曦,
宛若在無垠荒漠想綠地。
等妳,花苞露齒,
啊!我的靈魂從此開始流香
且閃閃發光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年風 的頭像
十年風

十年風

十年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