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plus550778104 

 

 手握遲暮門票

Google的網路平台上有位女網友;
一副懷舊的粗框眼鏡,
一頭灰白相間的離肩短髮,
脂粉不施,衣服只能說一成不變了。
她每天的貼文一定有大頭照,
我並不是討厭或心存異樣眼光,
人嘛!總要有「銷售自己」的能力,
願者上鉤,不願者回頭,
更何況,她也不是露這露那的。
說是「置入性行銷」吧,
但是,Why not ?Who care。

三年來風雨無阻。
從她的貼文按讚數看來,
朋友幾乎是跑光了,
唯獨我還默默地支撐著,為她+1。
啊!大姊的年齡應該逼近六十了吧!
如何把貨賣出去,
確實是當務之急,
但也令我不禁為她萬分著急啊!

坦白說,我臉書的朋友,
此刻,許多朋友已經手握著遲暮門票,
這是不能退票的,
即使有千萬個藉口還是得進場。
十年!
是啊!十年後這將是如何的一番風貌呢?
有人白頭偕老了,
有人卻還是孤單影隻。
像個遊魂似的,
人間卻尋不得一處歸依處。
驀然回首,
昔日那傾城傾國的花容月貌,
而今,彷彿是暮秋的楓樹,
青春就這麼一葉一葉的凋落....。

該悲傷嗎?我拒絕。
你當然可以怨恨命運如何不公,
你當然可以自憐自哀,怪東怪西,
怪青春為何不能常駐。
怪自己為何不在青春當季時
盡情花開呢?
可我不會。
我了解:青春既是必然,
遲暮的來臨必也是理所當然。
青春時,我高歌。
遲暮時,我也不噤聲。

想起英國詩人狄倫托馬斯
寫給自己父親的一首詩:
「不要温馴地走入那良夜,
老年在日暮之時應當燃燒咆哮;
怒斥,怒斥光明的消亡。」

美國影星史恩康納萊
是我的偶像之一。
我期望自己年老時也能像他一樣,
具有紳士的風度;
所有年輕時經歷的風霜,
以低沉的嗓音慢慢談吐。
所有怠慢過的歲月,
以還溫燙的雙手搓揉和解。
所有年輕時寫過的詩,
以溫和的眼神輕輕地吟哦。
所有年輕時愛過的人,
以感恩的心一一致謝。

遲暮之年,不過爾爾。
如此而已。

 




 十年風2018/12/14

 

 

 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十年風 的頭像
十年風

十年風

十年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